东陆春秋
当前位置: 首页 > 东陆春秋 > 正文
东陆春秋
东陆园的集体记忆
发布时间:2015-04-15

私立东陆大学大门
云南大学的前身为东陆大学,取创办人唐继尧省长别号东大陆主人而名之。学校虽然早已易名,而人们仍将校园称为东陆园。园子并不是特别大,却有着丰富的内涵。


历史悠久
早在1499年,即明朝弘治十二年,云南贡院就从城内迁建于此,至今已有500余年。其间,科举人才辈出。科场改变了读书人的命运,贡院传承着华夏文明之学统。
1922
年,东陆大学就旧贡院而设。袁嘉谷先生在《滇绎》中说:大学之始,即贡院之终也。东陆大学是西南边疆建立最早的综合性大学。初为私立,1930年改为省立,1938年成为国立云南大学。1958年划归云南省政府管理。1978年被教育部列为全国88所重点大学之一。1997年成为国家“211工程首批重点建设的高校。2004年进入省部共建高校之列。2012年国家实施中西部高校基础能力建设工程中西部高校提升综合实力工程,云南大学亦享此殊荣。90多年间,云南大学经历了由私立到公立,由省立到国立,由一般而重点,由边疆走向世界。一个大学的成长历程,充满艰辛与曲折,有着光荣与梦想;大学之路,折射出国家之命运,国运昌盛,大学才有前途。


人物众多
东陆园乃名人荟萃之地。唐继尧是一位有争议的人物,但仅创办东陆大学就足以让他名垂青史。袁嘉谷是清末经济特元,辛亥后辞官回滇,东陆大学成立,董泽校长即礼聘他为国学教授。状元教授是镇校之宝,亦是东陆园一道亮丽的文化学术风景。
龙云治滇,重视教育,诚邀数学家熊庆来自清华回滇长云大。熊校长坚守人才兴校之道,慎选师资,延揽名家,吴文藻、费孝通、许烺光、陶云逵、姜亮夫、李长之、吴晗、林同济、施蛰存、吕叔湘、刘文典、冯友兰、冯景兰、钱穆、林徽因、白寿彝、顾颉刚、方树梅、瞿同祖、陈复光、纳忠、林耀华、梅远谋、尚钺、王赣愚、闻宥、何鲁、赵忠尧、华岗、楚图南、刘尧民、方国瑜、徐嘉瑞、华罗庚、陈省身、彭桓武、严楚江、崔之兰、秦仁昌、王士魁、赵雁来、胡小石、伍纯武、江应樑、杨堃、张若名、李埏……,这一串名字,闪耀着学术之光,照亮了东陆古园;这样的师资阵容堪称豪华,让后学羡慕不已。今天走在这座古老的校园,常常又会想起钱学森之问。如果钱氏之问是成立的,那么怎样才能给出满意的答案?何时才能给出满意的答案呢?真令吾辈汗颜,却又不能止于汗颜。寻找和传承先贤的学术精神,努力求索自然、社会、人生的真情与真理,多贡献原创性的学术成果,当是园中人永恒的使命。


风景独好
校中早有八景、十景之说,在我看来却是满园风景。九十五级台阶,既有九五之尊的寓意,亦是攀登科学高峰的象征。张邦翰设计的会泽院,是云南大学的第一幢建筑物,其结构,其功能,其外形,都令观者赞叹不已,遭受过日军飞机的两次轰炸仍巍然屹立,且早已成为云大的标志。至公堂是贡院的主体建筑,它的经历足可以成就一部传世史书:永历帝曾以此为行宫,林则徐在这里做过考官,闻一多在此发表过《最后一次演讲》……
抗战时期,至公堂是中国著名的学术殿堂,举行过许多次高水平的学术会议。映秋院是龙云夫人顾映秋捐钱、梁思成和林徽因设计的女生宿舍。理科三馆乃苏联式建筑,可看作是大学建立后的第二代建筑物。传说是上世纪50年代初,因为云大物理系办得很有成绩,高教部部长杨秀峰来校召开现场会,特地拨款给云大建造的,今天仍在发挥着重要作用。校园中有一棵特别大的梧桐树,据说正好栽种在护城河遗址中,长得快,是全市最大的梧桐树,一位老云大人曾写过一篇名为《云大育大树》的文章,意味深长。
每年的二三月份,园内海棠盛开,游人如织。秋天的银杏道则是园内最美丽的风景。海棠映日银杏飘金成为学子们永久的记忆。我一直希望能为培育校园风景的园丁塑一尊铜像,放在园中,以表达敬意与谢意。


故事不少
有创造力、有成就的人,大多很有个性,也就会有许多故事。老校名校,故事则更多。大学的文化、传统与精神往往就藏在故事中,并随故事而流传。
熊庆来长校13年,创造了云大的辉煌,云大人常常讲起他怎样与龙云主席约法三章,又怎样确定并实施治校五策的往事。费孝通自英伦学成回国即执教于云大,几年间成就了中国社会学人类学史上的魁阁时代。林同济在园中创办《战国策》半月刊,战国策派声名鹊起,影响极大,争论不休。清华的青年讲师吴晗到云大任教授,是伯乐熊庆来不拘一格用人才的又一个典型例子。吴晗的名著《朱元璋传》的第一个版本是在这个园子里诞生的,那时的书名是《由僧钵到皇权》。与吴晗同时来到东陆园的还有两位文学家,一位是施蛰存,后来写过一篇著名的散文《怀念云南大学》;另一位是李长之,因为写了《昆明杂记》,有人认为以的比喻侮辱了云南人,当局下令让他离开云南,边地文化的局限性可见一斑。汪曾祺是西南联大的学生,与云大似乎没有关联,但他写的《晚翠园曲会》,记述了云大、联大的师生在云大晚翠园(枇杷园)做同期、唱昆曲的情景,今天读来仍可想见当日的风流。
在校园中,故事最多且流传最广的当数刘文典(字叔雅)先生。前些年有一本《刘文典传闻轶事》出版,故事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越传越神,有的故事越传越邪。我曾经与吴进仁和刘平章两位先生分别做过口述史,澄清了一些关于叔雅先生的传说。刘文典是章太炎的弟子,章氏虽然没有在云大执过教,但章门有多位弟子在东陆园教书,早先有施章、贝仲琪,后来有刘文典、李源澄、傅平骧、诸祖耿、姚奠中,另外方国瑜、姜亮夫二位亦曾师从太炎先生,也可列入章门。章氏的学问通过其门生曾在东陆园广为传播,其时盛况空前。今天,在东陆园还能再续这段学缘,继续弘扬太炎之学的传统吗?
红军长征的时候,1935年蒋介石夫妇曾驻节东陆园,指挥对红军的围追堵截,在云大90华诞时曾找到一张蒋氏与龙云在九十五级台阶上的合影。关于这个故事的史料难觅,人们谈论的也不多。让云大人津津乐道的是1955年周恩来总理视察云大。周总理环视东陆园,要云大加强对地方民族历史的研究,并要建设成南亚、东南亚留学生的教育基地,又拨专款修建图书馆。为纪念总理,已将这座图书馆命名为怀周楼
云大的历史、文化和传统蕴藏在东陆园的人物、风景与故事之中,等待着有心人去寻找和挖掘。著名物理学家、资深教授李作新先生就是这样一位探寻东陆宝藏的人。先生用心、用情、用力,不知疲倦地搜集云大的历史文献,走访座谈,忆旧说新,著文成书。先生在书中梳理了云大的历史,介绍了云大的人物,描述了云大的风物,讲述了云大的故事。先生奉献给读者的是一部典雅的诗文,是一部有真知灼见的史书,更是一颗深爱着教育和学术、深爱着东陆和云大的赤诚之心。先生忠于科学家的求真精神,秉承史家的德、才、学、识的品格,日积月累,终成大作。这是他所撰著的关于云大历史文化的又一本力作,取名为《东陆园随忆》。书成后,先生又命我写序。后辈晚生岂敢言写序,至多是一篇读后感,权当作业交给先生批改。

作者:张昌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