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陆春秋
当前位置: 首页 > 东陆春秋 > 正文
东陆春秋
黉宫投却班超笔 胜利偿君不朽名
发布时间:2015-06-11
最近,学校在会泽院正门东西两边,重修李维恭纪念碑和铜炮台。李维恭纪念碑建于1947年,铜炮台建于上世纪三十年代,均不幸毁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重修两处,增添了我校的爱国主义教育景点。尤其是重修由我校直接应征入伍、唯一一个在抗战前线殉国的李维恭纪念碑,其意义更为深远。
1943年,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英国、美国等组成盟军在太平洋战场上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11月召开美、英、中三国首脑会议,做出三国在缅甸北部发动对日进攻,战后剥夺日本自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在太平洋所夺得或占领的一切岛屿,把日本侵占的中国领土归还中国等决定,国际形势发生了有利于中国抗日战争的变化。
为配合英美盟军收复缅北、支援盟军在东南亚作战需要,1944年4月,国民政府在昆明的大学应届毕业生中征兵,充当盟军翻译。当时,各大报刊都刊出了“学生应征当译员,配合盟军反攻复国”的号召。云大积极响应,邀请西南联大和本校的几位名教授如闻一多、潘光旦、吴晗等,向师生解说翻译员在配合盟军反攻复国的重大意义,希望他们服从大局,将学到的知识发挥在抗战的伟业中。经过动员,不仅有应届生应征入伍,低年级的同学亦要求参军。熊庆来深受感动,支持低年级学生参军并亲笔写信勉励,还作出保留他们的学籍的决定,希望退役复员后返校继续读书。李维恭就是积极响应号召应征入伍的应届毕业生。
李维恭1920年出生于大理一户工商业家庭,1939年从家乡到云大附中读高中,毕业后考入云大矿冶系。他聪明能干、学习努力、各科成绩良好,爱好文艺,擅长胡琴。在云大附中学习期间,受进步教师楚图南、杨春洲等的影响,积极参加抗日救国的文艺演出。尽管昆明是抗日后方,但时常遭到日机空袭。为保护学生安全,1940年云大矿冶系迁到会泽县。师生在破庙内生活、上课,李维恭与同班20多名同学经受了生活极其艰苦、功课十分繁重、教师要求非常严格的磨炼。他入伍参军一事,遭到亲人竭力反对,并托关系为他找到一份工作。李维恭憎恨那些通过权势留在后方,逃避抗日天职的权贵子弟,“均以爱国情殷,不负国家及师长之使命,期冀早日胜利得游海外,力求深造,而毅然从军。”
被批准入伍的云大学生,先去西站附近的昆明译员训练班受训。训练班由西南联大的教授吴泽霖、藩际昌、戴世光主持日常事务,教师由各大学、科研部门的专家教授及美军军官组成。著名生物学家汤培松负责李维恭所在班。学员接受近三个月以军事英语为主的听、讲、读、写突击训练和紧张的军训后,被分配到有盟军协助的各部队。1944年秋李维恭从第三期译训班毕业后,分配到美军第十四航空队三二二战斗机队任翻译官。该部队驻扎昆明时,他的任务是在训练课堂、操场上和作战演习中,给美军教官当翻译。1945年初,李维恭所在部队参与滇东地区迎击从湘西向贵州进犯敌人后,调往湖南芷江机场。芷江是抗日战争的军事战略重镇,战斗频繁、残酷。当日军侵犯湖南新化,抗日部队与日军展开激战,他随美军联络组参战,负责地面与空中盟军飞机的联络。5月21日,李维恭在阵地上被炮火击中,弹片穿过左胸殉职。
噩耗传到云南如同晴天霹雳,李维恭的祖父母、母亲及年仅19岁的妻子怀抱未满周岁的孤儿痛不欲生。其父李汉勋先生深明大义,认为儿子“取义以成仁,对国家固已尽一国民之天职”。只希望将爱子的遗体搬运回昆明安葬,“以慰幽魂,而免悬念素仰”。云大师生为失去一个好学生、好学长而惋惜,学校专门成立“李维恭同学阵亡办理善后事宜委员会”,并多次召开会议。校方认为“李维恭系本省一有为青年,在校尚志笃学,素为师长所器重,入伍服务则为盟友所称许。不幸遇难,实堪惋惜”。决定由校方制作一牌位,送省忠烈祠入祀,以慰忠魂。允许其遗孀以公费待遇入云大就读,建议省府筹办李维恭小学,设立奖学金,立纪念碑。为表彰其抗日功勋,国民政府中央军事委员会追认其为烈士。
1947年,学校在会泽院正门的东侧,修建李维恭纪念碑。纪念碑下埋有李维恭用过的一套昵子军装,一顶船形帽。纪念碑上刻有熊庆来校长亲笔题词“岘首同高”及挽诗一首:“烽火卢沟一夕惊,同仇敌忾志成城。黉宫投却班超笔,胜利偿君不朽名。”熊校长高度赞扬了李维恭为民族解放、投笔从戎、效命疆场的爱国主义精神。1990年10月,学校举办“云南大学革命烈士事迹展览”,展出李维恭烈士照片、事迹,后将其事迹收入1993年出版的《云南大学志英烈传》。(刘兴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