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陆春秋
当前位置: 首页 > 东陆春秋 > 正文
东陆春秋
爱国学者周光倬
发布时间:2016-04-21



(图为1963年中科院副院长竺可桢在景洪召开生态群落站总结会议,会前与会专家在勐仑植物园查考合影。右起朱彦丞、黄秉维、曲仲湘、汤佩松、竺可桢;左二吴征镒、左三周光倬。)
昆明贵金属研究所 退休高级工程师 周一康
周光倬(1897~1966),地理学家。曾任职南京中学教员、国民政府外交部特派云南边地调查专员(1934-1935)、云南大学经济系副教授(1947-1958)、昆明植物研究所副研究员(1958-1966),云南省第三届政协委员。
  周光倬是个爱国学者,一生爱国爱乡,以学识报国为己任,为国家为人民做了许多有益的事,最有意义也最令人难忘的有以下几件事:
为滇缅南段未定界划定做贡献
  1933年春,英帝国主义为抢夺银矿资源,入侵云南边境班洪地区(沧源县),制造了班洪事件。消息传出,引起全国关注。当时的国民政府除电询驻仰光的领事馆就近探察外,外交部也因不明了事实发生的情况无法应付,因此国民政府开会决定,令参、外两部派人调查,以供国防、外交两部参考。事情是确定了,但是外交部物色不到合适人选,因班洪地处西南边疆,交通闭塞,蛮荒之地,瘴气夺命,盗匪横行,谁人愿去呢?而周光倬是云南人,平时关怀家乡之心甚切,他是云南旅京同乡会因班洪事件推举的1934年3月18日赴中央政府请愿代表之一,其时又在南京中学教地理,地理注重实际研究;他实在是最佳人选。遂由旅京云南同乡会举荐给外交部,于1934年任命为“外交部特派云南边地调查专员”,携带天文、气象测量及照像仪器等,由陆地调查局派专门技士一人,中央大学派出植物采集团员二人同行,赴滇缅南段未定界调查。
  此次调查,路线为昆明一大理一保山一腾冲一镇康一勐定一沧源一孟连一澜沧一佛(勐)海一车里(景洪)一普洱一新平一昆明。先后历时8个月,行程5892里。全程多徒步,或骑马,异常艰苦,露宿是常事,曾有几天和衣而卧。在边民请求下,他毅然不顾参外两部不准越界(班洪在英方所划司格德红线界内)的电令,冒险秘密进入班洪地区,终于了解到英军侵略真像、事实和未定界问题症结所在,为滇缅南段未定界勘察定界准备了可靠资料。1935年7月他回到南京,写成《滇缅南段未定界调查报告书》,全书6万多字,并附地图两张(收藏于云南省图书馆)。书中提出班洪、班老(先于班洪被英方侵占)历来就是中国领土,为维护国家和民族的利益与尊严,实应与英方谈判归还中国。但是,他这份报告送到国民政府后,由于蒋介石推行“攘外必先安内”的反动政策而被束之高阁。
  新中国成立后,周恩来总理主管外交工作,1955-1960年间,为中缅边界划界问题,周总理曾多次到昆明,请他到省政府提供勘界划界方案,1961年中缅边界正式划定,班洪、班老二地才得以回归祖国。
  对此,临沧市政府有关部门评价:“周光倬先生不仅是班洪事件中向中央请愿的代表,又是参加中英滇缅南段
未定界会勘的专家之一,并提出“班洪、班老历系中国领土”的主张,为维护国家领土的完整,民族的利益和尊严做出了贡献,这是功不可没的。我们临沧市各族人民不会忘记也不能忘记。”
与蔡希陶一同创建中科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
  蔡希陶(1911一1981)是我国著名植物学家,新中国成立六十周年“感动云南60人”之首位,被称为“植物王国拓荒者”。蔡希陶的大舅哥向达先生(协助陈望道翻译《共产党宣言》的北大教授)与周光倬是大学同窗好友,所以蔡希陶到云南拓荒,向达就嘱托给周先生。他是指引蔡希陶踏入“蛮瘴”之区的萤火,他是支撑蔡希陶在云南站稳脚跟的基石。
  他向蔡希陶倾囊托出毕生学识、见闻和经验,详细讲解云南的山川地貌、植物资源、气象特点、民族风俗;特别是勘查滇缅南段未定界所到边疆地区的情况,深深地吸引、打动了蔡希陶。他说:“然得亲历目睹,亲经重境,认识滇省之富,不在内地各县,而在沿边土司地方。”“滇省之富,尤以边地为全省精华所寄。衣食原料,取精用宏,如粮食、棉花、茶、樟脑、紫胶、山货药材、森林、竹林、畜牧、充斥其间。米谷生产过剩,饲牲畜以此……”。原来的谬述,边地尽是蛮荒之地,他这些与众不同的论述无疑使蔡希陶萌发到边地(西双版纳)考察、勘探、开发热带资源的愿望和信心。
  1957年,中科院副院长竺可桢院士(周光倬恩师)点将,蔡希陶邀请,周先生花甲年龄以中方科技人员身份参加中苏联合热带植物资源考察(中国新闻电影制片厂同时拍摄记录片)。1957年10—11月间,他们到孟连、勐海、景洪、易武、勐腊、思茅(普洱)等地区考察,选定并建议在生态良好的罗梭江三面环绕的小勐仑葫芦岛建立热带植物园,亲手绘制了葫芦岛地图,后来植物园就建在那里。并和蔡希陶一起拜访了小勐仑当时所属易武县(后划归勐腊县) 的县委书记及向西双版纳州主管州长汇报,取得地方政府支持,为中科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的建立打下了坚实基础。
  1958年8月,由于云南大学停办经济系,而蔡希陶那里又缺乏高级研究人员,于是他调入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当时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属昆明植物研究所)工作。从此他把一生最后的精力和时光,献给了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
  他不顾老迈之躯,常年坚持在西双版纳工作。他牵头建立了植物园森林生物地理群落研究站,领导主持了生物地理群落及气候研究工作。提出建立西双版纳热带植物资源保护区(我国第一个自然保护区)的建议:与中科院地理研究所联系,取得指导、帮助及合作开展研究工作。把植物园工作纳入国家大科研工作系统中。其次他联系并促成了中科院副院长竺可桢院士于1963年到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考察指导工作,给予植物园很大支持帮助。他先后撰写了几篇有份量的学术论文。例如1958年撰写的《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大勐笼区森林生物地理群落研究站和热带植物园简介》(约1万字),从地理环境、热带植物资源、属地沿革、中苏科学考察、研究站选址等方面作了详细论述,成为日后植物园建园的理论基础。再如《勐仑地区的气候和植物园沟谷小气候》、《建立热带森林生物地理群落定位研究站的重要意义和在气候探索工作中的认识》、《西双版纳热带森林生物地理群落定位研究站的概况介绍》,这些学术论文指出了热带植物园的森林生物地理群落气候研究工作“具有始创性意义”,他得出“西双版纳气候温暖湿润”、“西双版纳是我国仅有的一块热带雨林、气候、土壤、植被均具有热带类型的主要特征”的结论,为蔡希陶书写植物的“立体文章”奠定了坚实的学术基础。可以说,他为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这颗云南植物王国皇冠上的绿宝石熠熠生辉倾注了心血。
  中科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的老同志在有关材料中写道:“学识报国,甘为人梯,这既是中国知识分子的传统美德,又是莘莘学子攀登高峰的人格榜样。蔡希陶这位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的领军人物胸怀大志,目光敏锐,求贤若渴,知人善任;周光倬这位地理学家忠厚前辈,老骥伏枥,甘为人梯。他们二人珠联璧合,冲锋在科研和生产第一线。”
不遗余力 培养人才
  周光倬在云南大学主讲经济地理,他的讲课主旨是将地理科学与促进国民经济发展紧密结合。早在《滇缅南段未定界调查报告书》中,他就详查了边境地区的地理环境及民生状态,呼吁国人,重视边疆,重视云南,注意云南的经济开发与建设问题。提出“从巩固国防考虑,开发建设云南边疆,实现工业化是国势所需,首先要加强交通建设,延长昆明至边地公路,再筹建通腾越及车里、佛海、孟连两大干线铁道。解决交通闭塞。”实属现在云南要打通国际大通道的先声。他讲的课有理论,有调查材料。生动活泼,深受学生欢迎,教书育人,桃李遍天下。
  周光倬先生是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的森林生物地理群落研究站的创建者,是生态地理学的开拓者,为培养接班人,他亲自到北京中央气象台,要来了在台里工作的国内著名大学毕业生做助手,带着工作。从群落站选址、研究课题拟定立题、仪器选购、开展检测工作、论文撰写到请专家
鉴定成果等等,都是他带着做,手把手一步步将年轻人领上路。他对同行一样热心帮助。1959年,著名科学家彭加木(中科院新疆分院原院长)来访,来信中称“多蒙照料,获教至多”,二人留下珍贵照片。1960年,中科院林业土壤研究所以公函形式致信:“对丽江工作站在您的指导和同志们帮助下胜利地完成了任务表示感谢。”1962年云南农业大学教师艾世凤来求教,称“素仰我公对云南经济地理研究精邃,恳赐指教!”他的言传身教使一批年轻人快速成长起来,成为后来中科院生态所的领军人物。
  可以说,周先生一生爱国、爱乡,把自己毕生的精力都付诸于最有意义的事情上,他的一生无怨无悔。
图为1963年中科院副院长竺可桢在景洪召开生态群落站总结会议,会前与会专家在勐仑植物园查考合影。右起朱彦丞、黄秉维、曲仲湘、汤佩松、竺可桢;左二吴征镒、左三周光倬。

云南大学高等教育研究院硕士研究生 姬国君
周应揆,云南腾冲人,中国民主同盟盟员,云南大学生命科学院生物发酵工程学教授。1961年于四川大学生物系毕业参加工作,一直在高等院校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多次承担国家、省、部级、昆明市及国际合作研究项目。在国内外发表学术论文60余篇,取得两项国家发明专利,多次应邀参加在美国、西班牙、澳大利亚、英国、日本和中国召开的国际学术会议,进行学术交流,1992年-1996年公派到美国加州大学进行生物合成、降解、转化和反馈发酵工程方面的合作研究工作。多次获国家、省、市科技成果奖。为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评审专家,传略被收录在1996年《世界名人录》中,2006年其事迹又收录于《世界优秀专家人才名典》。
  周应揆老先生是云南大学生命科学院教授,1961年他自四川大学生物系毕业后,一直在高等院校从事教学、科学研究及培养研究生工作。五十多年过去了,时至今日,他的生活依旧紧紧围绕在他热爱的专业和研究工作中,从未离开过。
  周老先生于20世纪80年代初加入民盟,曾任民盟云南省第八届委员会候补委员,第九届、十届委员会委员,并长期担负民盟云南大学委员会社会服务和宣传工作,并负责云南大学《民盟生活》期刊的编辑工作,同时他积极参与民盟省委社会服务,致力于帮扶工作,一直参加并担任云南省民盟社会服务部主办的“自学考试班”的教学工作,为云南民盟的社会服务工作和云南大学民盟发展做出了贡献。
  退休后,他于2000年和2006年在昆明高新区国家大学科技园先后注册并创建“昆明云大科斯创生物工程有限公司”、“云南明侍达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任两公司的法人代表、董事长,并聘请了国内外志同道合的专家学者作为公司的专职或兼职研究人员,共同为公司发挥他们的聪明才智和专业所长,研发出了多项产品,目前公司被认证为高新企业。如今,七十多岁的他,仍在为他割舍不了的多项研发任务奔忙,并以他从事的教师职业深感自豪。
永无止境,谱写科研创新路
  上世纪70年代初,周老先生参加了由中国科学院组织的《孢子植物志》编写工作,他在承担云贵川“中国青霉志”和“中国曲霉志”的研究工作中,对云南热带、亚热带、温带及高寒地区典型山地环境中的小型真菌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花费了十余年时间带领学生跑遍了云南典型山地进行实地考察研究和采样,对作为山地生态系统的主要分解者——小型真菌的生物多样性以及它们在山地物质循环和能量代谢中的重要作用及影响进行了深入的分析研究和论述。在第四、第五、第六届国际生态学代表大会、第五届国际微生物学术会议、第九届国际真菌学术会议以及国内外刊物上,系统发表了有关论文30余篇,填补了我国在该领域的空白。周老先生先后六次应邀参加在美国、西班牙、日本、澳大利亚及中国召开的国际会议,进行学术交流。在1985年国际热带、亚热带山地生态学术会议上,他提出的应用相对离散度理论及其运算公式来分析土壤中,小型真菌的区系组成、结构、优势菌群、多度、演替关系及特点等,得到国内外专家的首肯,并被同行引用至今。该山地真菌生态学研究项目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支持。
  在污水处理方面,自1972年他调入云南大学后,先后应用生物氧化塘技术对滇池黄磷污水和昆明木材厂污水进行处理,应用活性污泥法对印染厂污水进行处理,应用生物转盘技术对昆明农药厂的污水进行处理、应用生物膜对生活污水进行处理并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应用生物膜对含硒污水的处理中做出了积极的贡献。他与美国和加拿大研究学者共同申报并获得了《可控生物膜景观湿地污水净化系统及技术》国家发明专利证书。
  2002年,周老先生以中药材为原料,应用高科技发酵工程技术和生化工程技术,成功地研发出了“安体爽康多功效抗生剂”,这种高活性的抗生剂具有安全、高效、快速杀灭细菌、霉菌、病毒、支原体、衣原体和原虫等六大类致病微生物的作用,且无刺激性,无毒副作用和无过敏反应,是自1928年青霉素发现以来在抗菌药物领域的重大突破和创新。他根据“安体爽康多功效抗生剂”的药物属性和特点,开发出了用于生殖系统的功能性卫生用品“诺蒙达抗菌露”,该产品已经投放到北京、上海、海南、西藏、广东、四川、江苏、云南以及俄罗斯、英国、尼日利亚、泰国、缅甸和越南等地进行销售;并进入全国知名的医药连锁店——鸿翔药业、一心堂、健之佳大药房进行销售,受到了广大用户的欢迎。还有“诺蒙达护理喷雾剂”和用于祛痘护肤的药妆“诺蒙达祛痘精华露”,对治疗青春痘有显著疗效,也受到市场青睐。
  当我国2013年8亿多人遭受雾霾的危害期间,他以“安体爽康多功效抗生剂”为核心原料研发出的“诺蒙达鼻爽康”和“诺蒙达口咽爽康”,及时送往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用于预防治疗呼吸系统疾病疾患也派上了大用场,影响深远。公司开发的 “诺蒙达绿宝宝抗生剂”,对烟草花叶病以及危害三七、黄瓜和彩椒的细菌、真菌、病毒等也均有极强的杀菌作用。说明“安体爽康多功效抗生剂”不但能开发出用于人的抗菌产品,在农业方面也有广泛用途。
  在对“安体爽康多功效抗生剂”的基础研究方面,也取得了重大突破,与目前使用的抗菌素类药物相比较,不但抗菌范围大大超过了抗菌素只能抑制杀灭细菌的作用,而且它的杀菌作用也与抗菌素明显不同。它能直接杀灭菌体,使菌体彻底融蚀成团絮状,根本不可能再修复产生耐药菌株或变异菌株。该项目获得国家科技部、云南省科技厅和昆明市科技局创新基金扶持。
  与此同时,周老先生对祖国医学瑰宝中灵芝菌的栽培、液体发酵及灵芝的药用价值进行了40余年的深入研究和动物实验研究,并应用高科技生物发酵工程技术开发出了三种各具功能特点的灵芝口服液,包括“多功效灵芝口服液”、“灵宝一号灵芝口服液”和“灵芝原浆功能口服液”,这些产品对心血管系统的调节、降低血粘度、增强免疫功能、培元固本、提神壮阳、抗癌、防癌,提高机体抗肿瘤免疫功能、调节自由基,抗氧化、改善睡眠、发挥最佳体能,避免剧烈运动对身体的危害等功效显著,是发扬祖国传统医学的又一贡献。
  在烟叶发酵及工艺研究中,周老先生先后与昭通卷烟厂、昆明卷烟厂和云南红塔集团玉溪卷烟厂进行合作研究和推广,他指出由前苏联时期传入我国的三阶段发酵烟叶工艺的不足和局限性,对云南烤烟发酵工艺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和改进,他首创的“MGF1”烟叶人工发酵和“MGF2”烟叶自然发酵新工艺,在云南昭通卷烟厂和昆明卷烟厂进行规模化推广该发酵技术,均获得了成功。根据他多年对烟草的系统理论和实践研究,以及他先后在长春卷烟厂、昭通卷烟厂、昆明卷烟厂和云南红塔集团玉溪卷烟厂长期对烟草研究的经验积累,成功发明了多功效烟叶调(促)控剂YUNY-01和YUNR-02,对加速烟叶底物成分产生分解、降解、重组、合成、反馈、还原、酶化、氧化、聚合、缩合以及化学演替等的复杂化学反应,对烟叶的醇化以及转化形成卷烟独特的香味化合物,缩短烟叶储存周期,提高卷烟可吸食性、安全性,改善低档次烟的内在品质,改善烟叶色、香、味,提高资源利用率,降低生产成本,提高产品市场竞争力等,均起到极为重要的作用。该项发明被多家著名烟厂应用至今,成为各烟厂的重要技术支撑,为企业创造了巨大的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品牌效应,为云南省烟草工业的发展做出了贡献。他作为高级访问学者在美国期间,也曾将烟叶多功效调(促)控剂送往美国骆驼牌卷烟厂进行小规模试验,也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如今他又研发了第二代、第三代产品,效果更加完美。
  1992年至1996年他作为高级访问学者由云南大学公派到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进行合作研究,主攻微生物发酵产物的生物合成、转化、降解、调控及工艺研究。回国后,应美国加州大学的要求,又继续与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进行国际合作研究三年,取得了很好的成果。申报的两项国家发明专利,他均为专利第一发明人,并多次获得国家部、省、市科技成果奖励,为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评审专家组成员,发表论文共60余篇。他的传略于1998年收录于《世界名人录》,2006年其事迹又收录于《世界优秀专家人才名典》,并被授予“改革开放三十周年,世界优秀华人杰出成就人物”荣誉称号。
良师益友,永驻师生情谊深
  周老先生在云南大学从事教学、科学研究及培养研究生工作期间,时刻提醒自己作为一名大学教师有一份不能推卸的责任——不但要教好书,在传授理论知识和实践经验的同时还要引导学生走好人生路。他循循善诱,对学生和蔼可亲,以自己的学养和品格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学生,促进学生素质的全面健康发展。 “天涯海角有尽处,只有师恩无穷期”,在他的教师职业生涯中,开设了10余门基础课、专业课和选修课,深受学生欢迎。如今,周老师已是桃李满天下,每逢佳节总有学生送上亲切的问候和暖暖的祝福。每当学生登门拜访,回忆里总是浓浓的师生情,那些一起共度的美好时光和有趣的故事在学生心中挥之不去。
痴迷国粹,传统文化陶冶生活
  中国传统文化博大精深,周老先生喜爱中国传统文化、着迷戏曲,并用传统文化陶冶丰富生活,他喜欢阅读中外经典名作,喜爱挥毫泼墨、吟诗填词。他撰写的励志诗被《中华名人格言》和《中外哲理名言》评为优秀作品,刊载典藏。有多首诗词和楹联被当代诗坛名家经典专集收入。其书法擅长篆书和隶书,作品先后五次在全国及海内外大型书法作品展览中获得金奖,并被2013年《中华国粹年鉴》收载,有十一幅书法作品被中国文化部主管的《国家著名书画艺术传世作品图录》收载。书法作品曾在美国、日本展出,其绘画擅长中国泼墨写意山水、梅花、虎、鹰、骆驼等,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国粹的传播者。
  周老先生始终致力于教师职业与科学研究,勇攀高峰,开拓进取,以科技成果服务社会。他性格开朗,爱好广泛,他常说:“我的一生最幸运的就是我的兴趣爱好与我从事的专业和研究工作相一致。”浓厚的兴趣,不懈的追求,坚定的信念致使他几十年如一日,孜孜不倦地在多个领域努力耕耘并取得卓越成绩,铸就了他多彩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