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友名录 > 正文
校友名录
她比樱花还烂漫---缅怀张培英烈士
发布时间:2015-03-09
张培英(1926———1991

1991713日上午10时,云南大学校友张培英的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军事科学院办公楼前举行。虽然下着大雨,但是前往吊唁的人仍然有3500多人。身着校官制服的培英烈士,含笑安卧在鲜花丛中。她的身上覆盖着中国共产党党旗,鲜花簇拥下的伤残的脸庞,安详平和。人们肃立在雨中,为她鞠躬默哀。当四名共和国的年轻军官抬着张培英的遗体缓缓走向举行遗体捐赠仪式的大厅时,人们悲痛不能自抑,失声痛哭……
有人不禁要问:她是谁?
张培英,全国三八红旗手,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全国先进青少年优秀工作者,全国和全军优秀校外辅导员,全国自强模范,北京市海淀区第七、八、九届人大代表,一等残废军人,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原助理研究员,3次荣立军功,17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学习雷锋标兵,老有所为精英奖获得者,离休干部。 人们深切的悲痛和怀念,是由于她高洁如玉的思想,博大深远的爱心,风霜不改的信念,崇高无私的奉献…… 张培英1926年出生在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普洱县。张培英从青少年时期就受到共产党领导人民闹革命的熏陶。在年轻的张培英的心中,很早就植下了为国为民的种子,经过岁月的熔炼,最终长成了参天巨木! 1944年秋天,张培英从普洱中学毕业,考入云南大学医学院先修班学习。张培英在学习中克服了重重困难,一年后以优良的成绩免试升入医学院本科。大学期间,她已是公认的助人为乐,曾被选为普洱旅昆同学会的理事,热心地帮助同学们解决各种困难。家乡的同学有了困难都喜欢来找张培英,宿舍传达室的老工友看在眼里,戏称她为普洱总代表。这个雅号包含着对张培英的深深赞许。
残酷的社会现实打乱了年轻的张培英读书救国的理想。在此期间,日本帝国主义的入侵和国民党政府的腐败使她无法再两耳不闻窗外事地安心读书了。她选择参加革命,毅然走进了昆明学运的队伍,坚定地和敌人斗争到底。她参加了著名的一二·爱国民主运动和·一五运动,总是勇敢地冲在战斗的第一线。她被国民党特务长期跟踪。1948年秋,张培英加入了党的外围组织云南民主青年同盟(简称民青)。在云大附属医院实习期间,张培英在地下党组织的领导下,除了完成实习医生的工作任务外,还帮助发展民青成员,动员医务人员参加边纵,秘密开办战伤救护班,组织医学院同学到游击区担负医疗工作,为昆明保卫战组织医疗站抢救伤员,带领医疗队到第一线,为保卫昆明做出了贡献。张培英已从一个自发的革命者转变成为一个自觉的革命者。
在党的教育培养下,经历了革命的实际锻炼,张培英逐渐成熟起来。她树立了远大的共产主义理想,决心把自己的一切毫无保留地奉献给党和人民。1950年云南全省解放后,她毅然投笔从戎,自愿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被分配到云南军区卫生学校担任生理教员。1958年,张培英被选派到北京军事医学科学院就任助理研究员,同年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由于教学成绩优异,她多次受到奖励,并荣立三等功,还被授予上尉军衔,1960年夏天的一个傍晚,悲剧发生了。一场意外的煤气爆炸事故,使正在安全值班巡查的张培英终生致残,全身烧伤面积达50%,其中40%为三度烧伤。经过40多个日日夜夜的抢救,张培英才从完全昏迷状态中苏醒过来。历经整整7年的住院治疗和恢复锻炼,张培英以非凡的毅力,忍受了常人不能忍受的痛苦,终于出院了。她回到家,不愿多休息一天,便穿上搁置已久的军装,带着一等残废的身体,到研究室上班去了。组织上根据她的病况,决定让她提前离职休养。年仅34岁的张培英认为这是拿着人民的钱在家里吃闲饭。这个在伤残病痛面前从没掉过一滴眼泪的坚强女性在这样的照顾面前哭了。她用因伤残而颤抖的手,一连三次向组织写报告,反复请求不要休息。只要能为人民服务,干什么工作都行!领导拗不过她的多次要求,同意她干些力所能及的工作,帮助图书馆翻译整理资料。
文化大革命期间,学校不能正常上课,军科大院里有些学生逃学旷课,打架斗殴,甚至耍流氓和偷窃。张培英看到这些现象心急如焚,生怕长期下去耽误了孩子,贻误了国家,她毅然担负起教育全院孩子的辅导教师。她以博大的爱心,用心血浇灌着祖国的花朵,全身心地投入到孩子们的校外教育中,夏天,汗水将半身伤疤浸得溃烂,冬天,严重的关节炎使她倍受折磨。气管炎发作时,剧烈的呛咳常使她小便失禁,甚至于因为工作造成左脚掌粉碎性骨折,也没有休息一天。她用自己的钱办起了免费图书阅览室、校外活动室、校外辅导站;她奔波于分散在北京的十几所中小学,了解军事医学科学院同事的孩子们的情况,有时还参加听课,观察,配合家长做好校外教育工作;她忙忙碌碌地进行家访,为孩子们检查作业,还组织孩子们参加暑期活动;她用真情感动了误入歧途的少女,使她改邪归正。整整23个春秋,张培英以顽强的意志和广博的胸怀,为孩子们倾注了一片爱心。1985年以来,军事医学科学院近千名中小学在校学生,每年有20%左右被评为三好生1977年恢复高考以来,这里的高中生有65%升入高等院校。这些数字,个个都凝聚着张培英的滴滴心血。
就在她去世前的一个月左右,张培英还为出差的同事照顾9岁的孩子,让孩子在自己家中吃饭、睡午觉。 1991629 日下午,军科院召开建党70周年大会,张培英作为总后优秀党员,在会上作事迹报告,遽然间,突发脑溢血,瘫倒在庄严的党旗下,从此再也没有醒过来。
张培英,她艰辛而坚强地走完了65个不寻常的春秋。她生前令人可敬可佩,身后义举仍然令人感动不已———根据她生前留下的遗愿,部分内脏器官捐献给了解放军总医院病理科,供教学和科研使用;躯体和骨骼,将由总后医学专科学校制成解剖示教标本,供祖国医学教育事业使用。她真的将自己完完全全地献给了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