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友名录 > 正文
校友名录
云南大学改为国立 熊庆来深情写校歌
发布时间:2015-04-20
19381124日,云南大学举行改为国立后的第一次开学典礼。
往日宁静的校园,今天热闹非常。政府机关的主管官员、社会贤达、抗战迁滇的院校代表、教师、学生家长代表和几百名学生,济济一堂。礼堂周围,贴着红红绿绿的标语,插着彩旗,一派节日的气氛,一片兴旺的景象。云大改为国立,对于文化落后的云南来说,的确是值得庆贺的一件大事。原在清华大学担任数学系系主任的熊庆来,自上一年夏天同意接受云南省主席龙云之聘返滇出任云南大学校长起,就开始在为云大改国立做准备。经过他与龙云主席和省府的多次磋商之后,由云南省政府于1937817日正式行文呈请行政院教育部自民国26年度(1937年度)起,将省立云南大学改为国立。十多天后,行政院即于91日训令教育部,应准照办,令行遵照,将省立云南大学自民国26年度起改为国立。但教育部陈述了一些具体情况,提出:拟自二十七年(1938年)71日起实行之。于是,云大改为国立之事只好推迟一年时间。这一年中,熊庆来又做了很多努力。
酝酿将省立云南大学改为国立云南大学之议,最早始于19361月。当时,由云南省教育厅龚自知厅长赴南京向教育部建议,请援湖南大学先例,改省立云南大学为国立。1个月后,由褚民谊为团长的京(南京)滇(云南)周览团到达昆明时,龙云与褚民谊和该团的新闻界团员郑重谈及此事,明确表示自己的观点说:大学为培养领袖及专门人才之场所,现在国家建设需才孔亟,然国内各大学偏设于京平沪等地,造就人才能否忍苦耐劳,到边疆服务,实成问题。西南各省虽有省立大学之设,然经费困难,设备不周,终非完善育才之所,故主张国立各大学应平均分设于各省,一以求均衡发展,一以造就因地制宜之人才。之后,龙云又几次给蒋介石发电报,与褚民谊联合提议请将省立云南大学改为国立。蒋介石将此事发交教育部办理。后来,云南省政府又几次致电教育部催询改国立之事,最后,教育部才发出了让云南大学制订改国立后四年发展计划的电令。59日,云大遵部令制订出改国立后四年发展计划报送教育部。计划第一年除在原有院系内添置设备,增聘教授外,拟改文学系为文史系,于文法学院内增设社会人类学系,将原有的算学系改为天文算学系,工学院添设机械系;第二年拟增设农场,以为增设农学院之准备,并拟于工学院增设化工系;第三年,拟增设农学院,于工学院添设电机系;第四年拟增加经费为国币100万元。
改国立后四年发展计划上报之后,又几经交涉和催询,1938618日,云南大学接到教育部训令,成立国立云南大学筹备委员会。教育培训令中明确:兹先由本部聘请熊庆来、龚自知、陆崇仁、张邦翰、缪嘉铭、任可澄、蒋梦麟、张伯苓、梅贻琦、李书华、何鲁等11人为筹备委员,并以熊庆来为筹备主任。据此训令,云南大学改国立之事,才得以正式启动,进入筹备阶段。次日,《云南日报》马上发表短评《所望于云大者》,表示了对此事的高度关注。短评说,酝酿许久的云大改为国立之事,兹已由教育部聘请熊庆来等为筹备委员,明日即开首次筹备会。当此抗战正在紧张,国库需款浩繁之际,教育部不惜巨款,改云大为国立,其重视云大,可以概见。而云大当此抗战时期,在西南所处之地位,亦不言而喻了。短评最后强调说,我们是在严重的国难当头,我们的教育亦应与实际的抗战需要相配合,以适应云南对抗战应赴的事功,以肩负教育对国家应负的重任。
9
29日,国民政府行政院颁发国立云南大学关防及校长铜章。1018日,国民政府行政院第385次会议决定,正式任命熊庆来为国立云南大学校长。熊庆来这一年多来的辛苦努力终于没有白费,云大改为国立之事终于顺利实现了。
此时,在开学典礼上,熊庆来心中颇不平静,他首先致词说,本校今日举行开学典礼,是云大改为国立的第一学年的开始,是继往开来的一个关键。在简要回顾了云大自创立以来的历史和有关方面、有关人士对改国立的支持之后,他谦逊地表白了自己继续努力的决心,接着阐述了今后努力的方针:国立云大是国难中的产儿,受政府及各方面之爱护,应在此艰苦中挣扎,仰体政府敷教之至意,追随先进各大学,担负培养建设新国家及培养西南新文化之人才,一方面应顾及地方环境之需要,一方面大学应备具之条件,不能不力求备具,窃以为大学除培养专用人才外,于学术本身,亦不得不有所致力。本校历史未久,虽不能完臻健全,然亦可于相当范围内勉力做去。自己觉得有两点意见,似乎可取以为进行的方针:(一)教学以现实之需要为标准;(二)研究以所能罗致之人才为中心。以后大体本此调整推进,有些特别之方面,自在例外,自应于可能范围内,力谋发展。然后,熊庆来又报告了经费、教师、学生、建筑等几方面情况的现状。
熊庆来致词后,由主持人颁示龙主席训词。龙云在训词中特别鞭策云大学生说:当前,学校学生责任益复艰巨,纵分阴是惜,尚恐所需之能力,不能与所负之责任比例以俱进,诸生如何急起直追,以充实国力者充实学力……”之后,省府委员周惺甫讲话,热情表达了对云大的希望和对学生的勉励。熊庆来和周惺甫的讲话,赢得了师生们一阵阵掌声。学生心中都被激荡起一股渴望投身抗战建国大业的热情。很多人的脸上都是兴奋的表情,为自己是一名云大学生而自豪。大家在心中暗下决心:一定要成为民族的有用之材!
云大改国立,的确可称为云南大学的一个新纪元。就在这值得纪念的日子里,熊庆来心中的激情难以遏止,以他深厚的古文功底,挥毫为自己深深热爱着的云南大学写下了校歌:
太华巍巍,拔海千寻;
滇池森淼,万山为襟。
卓哉吾校,其与同高深。
北极低悬赤道近,
节候宜物复宜人。
四时读书好,
探研境界更无垠。
努力求新,以作我民;
努力求真,文明允臻。
以作我民,文明允臻。
这首校歌气魄宏大,意境高远,格调庄重。以昆明的地势气候起笔,以国立云大的办学宗旨作结,催人奋发,促人上进,充满了朝气蓬勃的精神,洋溢着云南学人的自豪之情。校歌倾注了熊庆来对云大的热爱和希望,反映了他求新求真的办学思想。然后,这首校歌由随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迁到昆明的对音乐颇有造诣的赵元任研究员谱曲。自此,由熊庆来亲自写词的这首校歌就在云大校园中传唱开了。
随着这精神饱满、乐观向上的旋律,云大的莘莘学子在心中体会着歌词的意义,思考着歌词的内涵———巍巍西山傲然卓立,茫茫滇池胸襟宽广。我们优秀的云南大学,学海吞吐,兼收并容,像西山一样,如滇池一般。在这海拔极高的云南高原上,北极星都仿佛低悬于上空;地处祖国的西南边陲,赤道与我们距离都要近一些。我们云南气候那么温和,物产那么丰饶,一年四季都是我们学生读书的好时光,探索研究是无止境的。我们要刻苦学习新知识,成为中华民族优秀的人才;我们要奋力追求科学真理,达到世界先进国家的科学水平。成为民族优秀的人才,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就是我们的目标,就是我们的希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