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友情怀 > 正文
校友情怀
往事历历
发布时间:2015-09-21
往事历历

云南大学土木系51级校友

国家水利水电部水电规划设计总院离休高工 杨澈

在彩云之南,有座著名的学府——云南大学。这是一所有着悠久历史和光荣革命传统的大学。

早在20世纪初,云南的有识之士即多方呼吁,倡办大学。在时任云南省长、督军唐继尧的大力倡导与支持下,几经艰难筹备,于1923420日创立,迄今90余载。为国家和地方培养了许多革命和建设人才,栋梁辈出,贡献卓著。应该看到,云南大学的前身东陆大学的成立,在当时地处边睡,交通闭塞,经济和文化都欠发达的地区,是目光远大,难能可贵,值得肯定的。

云南大学是一所有着光荣革命传统的大学。早在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就有中共地下党在云大活动,特别是1946年西南联合大学复原北迁后,云大就在中共地下党领导下,成为昆明市大中学校的爱国民主运动中心,开展了一系列轰轰烈烈的反内战、争民主的爱国学生运动。震惊中外的“一二一”运动(1945年)、揭露和抗议反动派暗杀李公朴、闻一多先生的斗争(1946年),抗议美军暴行(1947年),反内战、反饥饿、反暴行大游行(1947年),助学运动、人权保障运动(1947年),反美扶日运动(1948年)等等,都是参加人数众多、声势浩大、影响深远的爱国民主革命运动,有力地打击了国民党反动政权,被毛泽东、周恩来誉为解放战争的第二战场。云南大学被社会公认为是“民主堡垒”。这些运动还广泛、深入地教育和锻炼了群众,许多青年学生从此走向革命道路。解放战争期间,云大有600多名师生参加革命武装斗争,成为解放军滇桂黔边纵队的骨干。在抗日和解放战争时期,云南大学烈士总数有63位烈,仅次于北大,在全国各大中学校中位居第二。

我于19514月毕业于云大土木系,是解放后云南省首批毕业分配到北京的大学生。我们班本应于当年9月才毕业,为了适应国家建设和解放西藏的需要,上级电令我们班提前毕业,立即到北京和重庆报到。消息传来,全校沸腾,各院系都举办欢送会,我班同学更是兴奋不已,感到能被分配到首都北京而骄傲。

我怀念母校难忘的校园生活,怀念那激情、峥嵘的岁月,怀念当年校庆的盛大演出,映秋院的欢乐和那民主广场上熊熊的营火。

我怀念庄严、古朴的至公堂,那是开大会、听演讲、看演出的地方。闻一多先生义正辞严、铿锵有力的“最后一次演讲”就发生在这里。至公堂还举办过盛大演出。那年校庆前后,哈哈合唱团(云大地下党领导的著名学生进步团体)联合云大剧社在至公堂演出巴金小说《秋》改编的话剧。被同学亲切称为“民主小姐”的文静、优雅的杨玉璋同学,和一位颇具“小生”风韵的男同学担任主角。我们“哈哈”的同志大多参加了排练、演出等工作。我曾用旧式木匣留声机,在舞台一角,为大家播放《伏尔加船夫曲》作为配音。那天的演出十分成功,掌声雷动,盛况空前。偌大的至公堂座无虚席,挤满了人。除了云大师生外,还有不少师范学院和中学同学。这次的盛大演出,活跃了校园气氛,促进了同学间的了解和团结,也展现了我们哈哈合唱团的文化氛围与朝气活力。

那时的映秋院是云大的女生宿舍,学校有严格的规定,男生绝对不可入内,使得映秋院弥漫着神秘的色彩。

那年校庆,学校决定隆重庆祝,开放各院系实验室,请家长和同学参观,还要开放女生宿舍,学生自治会也积极响应,发动各系、级和进步社团出壁报,还要举办营火晚会,表演节目,热烈庆祝。校庆前校园内充满着喜庆的气氛。同学们抓紧排练节目,壁报贴满了至公堂墙外。女同学忙着精心布置宿舍,男同学则满怀喜悦,等待着校庆的来临。

420日终于来了。早餐后,我随着许多男同学涌进映秋院,怀着兴奋、好奇,还有点羞涩的心情,走进一间间女生宿舍。看得出每间宿舍都经过精心布置,都很整洁、明亮,有的朴素大方,有的温馨、精致,还都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几乎每间房,都插着鲜花,桌上还放着糖果。女同学们对前来参观的家长和男同学都大方地热烈欢迎,还一再招呼吃糖果。

当我进入第一间宿舍时,一位女同学微笑着端起糖盘,邀我吃糖,我连声道谢,拿了一块含到嘴里;进入第二间宿舍时,另一位女同学又递给我一颗糖,我道谢后,将糖握在手心里;当我进入第三间宿舍时,又一位女生请我吃糖,我只好接着;当我进入第四间宿舍时,热心的女生请我吃糖时,我说已经有了,她将糖递到我的右手,我伸开手掌,出现了握着的糖,她又将糖递到我的左手,我只好伸开手掌,尴尬地出现了另一块糖。此情此景,惹得室内的同学哈哈大笑,大家都十分的开心。

那年校庆的映秋院,充满喜庆和欢乐,充满温馨与情谊,令人至今难忘。

在映秋院的西面,网球场以东,有一大块场地,人们习惯地称为“云大广场”。随着爱国民主学生运动的持续开展,这块场地被人们改称为“民主广场”。

在地下党领导下的爱国民主学生运动中,每次昆明学生联合会都在此召开全市大中学校学生大会,每当“五四”青年节、校庆或是其他重大节日,还在此处举办营火晚会。那年校庆,夜幕降临时,广场上照例燃起了两堆熊熊营火,同学们席地而坐,围成一个大圆圈。精彩的节目一个接一个,有延安、北平的歌舞剧,也有同学们自编自演的话剧,还有各地的民间歌舞。我们秘密读书会也参加了演出。这个秘密读书会是在一位姓朱的同学启发下成立的。我们学习《中国近代史》、《新民主主义论》、《西行漫记》等进步书籍和刊物,定期讨论;还发动土木系的同学开荒种菜,到昆明自来水厂、西南运输处等单位参观、打球、搞串联(后来才知道,这些活动都是在地下党和“民青”组织的领导下进行的)。那晚,我们排练了歌舞剧《自由颂》,女友李维精同学扮演自由女神,她身穿雪白的纱衣裙,头戴花冠,身披长发,高举火炬,随着音乐声、朗诵声,映着熊熊营火,翩翩起舞。我和其他会员随她边歌边舞,高唱着向往自由、民主,为自由、民主而斗争,盼自由、民主和光明早日来临。吴树恭同学在场外为我们高声朗诵,一位女同学拉小提琴伴奏。那场演出精彩极了,掌声如雷,经久不息。成功的喜悦荡漾在每个演出人员的心头。

思念母校,魂牵梦绕,虽年老而思愈切;峥嵘往事,历历在目,虽日久而情愈深。当年校庆的欢歌笑语,尚在耳际,转眼已匆匆60余载。时光易逝,人生易老,更感往日激情年华之可贵!

时逢盛世,母校迎来华诞,盛况定当空前。我欲乘风归去,亲睹其盛,又恐年迈之身,路遥难至。只得在遥远的北国,以老校友之至诚,衷心祝福母校:日新月异,与时俱进,科学发展,改革创新;珍惜悠久历史,继承和发扬革命传统,继往开来,再创辉煌;在教学、科研诸方面健步迈进,为早日跻身我国名校行列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