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友情怀 > 正文
校友情怀
忆往昔峥嵘岁月
发布时间:2015-09-21
忆往昔峥嵘岁月

云南大学经济系54级校友 李维精

每当母校华诞之际,回顾当年在云大的往事,特别是在云南解放前参加的爱国民主学生运动,我终生难忘。

1954年,我从大理女子中学毕业,到云大农学院先修班学习,当时农学院的校址,在离呈贡火车站不远的地方。校内有简朴的校舍和几块试验田,四周桃花、李花盛开,景色很美。但是,在国民党反动统治下,这里也不是世外桃源。

19451125日,同宿舍的同学刘宗彦约我到西南联大参加时事晚会。我们坐火车到昆明,晚饭后两人来到西南联大新校舍,参加晚会的大中学生坐满了整个草坪。几位教授在会上演说,他们从政治、经济等方面论述中国不能打内战。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热烈的场面,第一次听到老百姓最想听到的声音。当晚,会议正在进行中,突然枪声四起,子弹嗖嗖地从头顶上飞过,但教授们仍昂首挺胸继续演讲。接着,电灯熄灭,周围一片黑暗。会议仍在继续,会上,通过了昆明市大中学校学生反对内战通电,在高唱《我们反对这个》的歌声中散会。这时,墙外有军队戒严,不许行人通过。刘宗彦拉着我,跟随与会同学绕到云大后门进城,穿过几条小巷,半夜两点钟才回到刘宗彦家。

反对内战的时事晚会受到国民党军队的围攻,引发了各大中学校的总罢课。师生们走上街头,演活话报,向市民做反内战、争取民主的宣传。为镇压学生运动,国民党军警特务于121日攻打西南联大新校舍和师范学院,四名爱国师生惨遭杀害。这就是闻名全国的“一二一”爱国学生运动。

四烈士出殡时,我怀着十分沉痛的心情,和同学们走在送葬的队伍中,低声唱着《一二一死难烈士挽歌》。血的事实使我进一步看清了国民党反动派的真实面目。1947年我考上了云南大学文史系,后又转入经济系,先后参加了当时地下党领导的哈哈合唱团、群声合唱团和秘密读书会,与同学们一起高唱《黄河大合唱》等革命歌曲,还排练了小歌剧,结识了许多进步同学。

当时,在中共地下党领导下,昆明市的学生民主运动蓬勃发展,我和同学们一起参加了历次的学生运动。

194762日,参加了“反饥饿、反内战、反暴行”大游行。

1947116日,哈哈合唱团的何丽芳同学被捕,我参加了云大和师院的几百名同学包围警察三分局的行动,要求放人。第二天又参加了全市大中学生游行,到五华山省政府,向省主席卢汉请愿,要求释放何丽芳同学。

1948年云大校庆,在云大营火晚会上,我和秘密读书会的同学一起演出《自由颂》,同学们推选我扮演自由女神。我穿上雪白的纱衣裙,披着长发,戴上用纸板做成的金冠,手持火炬,随着歌声和朗诵声翩翩起舞。吴树恭同学在场外为我们高声朗诵,一位女同学拉小提琴伴奏。演出非常成功,多年之后大家还时常提起那天晚会演出的盛况。

1948年我又参加了全市大中学生举行的“反美扶日”大会,会后举行了示威大游行,到工人新村的美国领事馆递交反对美国扶持日本帝国主义的抗议书,遭到武装警察的阻挠。同学们义愤填膺,手挽着手,高唱《团结就是力量》的战歌,冲破军警特务的封锁,涌向美国领事馆,递交了抗议书。

1949年底,我与十几个同学进驻裕昆纺纱厂开展文艺活动,办文化补习班,与工人相结合。

母校云南大学是一座有着革命光荣传统的大学。为了抵抗日寇侵略,反对内战,反对独裁统治,迎接新中国,无数热血师生不顾个人安危,参加了革命斗争,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云大有63位师生,为了抗战胜利和创建新中国,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我的大哥李维恭烈士就是他们中的一员。他于1939年云大附中高二班毕业,1944年云大矿冶系毕业。当时,正是抗日战争最艰苦的时期,他响应号召,离别了年轻的妻子和未满周岁的孩子,投笔从戎,参军担任美国援华飞虎队的翻译,随盟军作战司令部开往湖南芷江抗日前线。19453月在湘西战役中遭日寇袭击,壮烈牺牲,年仅25岁,被追认为烈士。云南大学在至公堂为他开了追悼会,并在会泽院前东侧建立了一座大理石纪念碑。熊庆来校长亲手写下“岘首同高”四个大字,比喻烈士的精神与他牺牲地临近的岘山同样巍峨。并赋挽诗一首:“烽火卢沟一夕惊,同仇敌忾志成城,黉宫投却班超笔,胜利偿君不朽名。”刻于碑上。如今云大的同学们有必要重温那段历史,响应党“牢记历史、不忘过去、珍爱和平、开创未来”的号召。

正值母校华诞,衷心祝母校继往开来,不断前进。希望母校在十八大精神指引下,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实现百年中国梦,多培养优秀建设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