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友情怀 > 正文
校友情怀
谒见楚图南老师
发布时间:2016-12-16

   云大东陆园内原云南贡院的主体建筑至公堂,因年代久远,墙基砖木朽损,已属危房。经省政府批准,由文化厅、教育厅、财政厅及云大等单位筹资30万元,落架重修,于1988年7月完工。

   修葺一新的至公堂,惜“至公堂”三字匾额早已不知去向。 `再者,正门两旁楹联,也已残缺。其一为梁椿圣书清高宗乾隆旧句:

   立政待英才慎乃攸司知人则哲

   与贤共大位勖哉多士观国之光

   其二为乾隆甲寅恩科解元那文风原撰:

   文运天开风虎云龙际会

   贤关地启碧鸡金马光辉

   学校希望有名人学长重新书写至公堂匾额及楹联。无疑,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书法家、民盟中央主席楚图南老师是最合适的人选。我时任校工会主席,要到北京参加一个会议,而楚老又曾任过我就读附中的语文老师,任务就交给了我。1988年深秋,我先到北京找到老同学冯松,在她家里,我们共忆楚老师教导我们的那段岁月。

   解放前,云大附中在北郊龙头村办学时,我在那读了五年书。当时师生广为传唱的《山国的儿女》是一曲未命名的校歌,系楚老师1941年作的词,我们已萦绕心际六十年。记得歌词写道:

   “我们是创造者的子孙/我们凭着两支赤手/凿山通道,耕耘田亩/……山国里温暖的春风/织入了我们的歌声/这锦绣的高原/是我们无上的乐土/乐土上的生命/都一样雄健、美丽、和平……”

   冯松带我找到楚老家,这是北京的一个四合院, 过去一位晚清亲王住所,庭院里花草繁茂绿树成荫。楚老已届89岁高龄,长者风范肃然。待楚老对云南、云大的事问长问短后,我才说明来意。

   楚老认真叙说至公堂。他说,记得明贡院“至公堂”三字是统一由永乐进士、后来当过四川右布政使的严孟衡写的。现在看能否找到,带回去按字样复制一块匾额即可。他又说,旧时的至公堂对今天的青年,在学习上有所鼓励,但那时封建时代的语调了!联中提到“金马碧鸡”,说明与云南实际相联。但是,仍以旧迹善作为好,我不写了。因为对外文协还有些工作急等处理!“你回去给校长汇报,再寻一下旧迹吧!”

   楚老的意见,我都记住了!

   我们请求跟楚老一起合影留念,还请老师写几句鼓励的话。他同意了,照了相。后来,又写了 “自强不息人定胜天”八个大字的一帧条幅送给我。

   1992年,云大要写校史,建立英烈纪念碑,学校再次请楚老题字,没过多久他老人家就寄来了《云南人物志》封面五字和云南大学革命纪念碑碑文两帧繁体字的题字。楚老书写的字别具一格。正如《楚图南传》作者张维所述:楚老师书法作品独具格调,达到“方正端庄,浑厚刚劲,古朴凝重,笔力犹劲”的地步。(马荣柱)